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重镇文化 > 文学作品荟萃
地球上延续的红飘带(九)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牛升海 边 瑾 来源: 北安信息 更新时间:2018-04-03

     第二个夜间更糟糕,一夜只走了四十公里。到达三十家子时火车上煤又烧光了,车站上有一大堆煤,但既没有装卸工人,也没有装卸平台和煤车。这当然难不倒干部团,大家动员起来,借来土篮子,排起长队,开始向火车的煤箱传煤。煤装够了大家也成了 “煤黑子”。在洗脸的时候,开始议论 一个问题:“这个司机可能有问题,故意和我们捣鬼。”意见立即反映到团部,得到的回答是“团部已注意到了。”
     没有想到第三个晚上只走出9公里。天明时,火车停在洼地里,说是“汽不足,开不动。”团部下令:大家下来推火车。推了两公里,又步行两公里,才重新上车,勉强于中午抵凌源。
    次日到叶拍寿,立刻把司机抓起来,经过审讯,果然又抓了一个国民党特务。他们幻想阻止至少延缓干部团向东北前进的速度,当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叶柏寿有我们的军队和刚成立的人民政府,为干部团换了好的司机和火车头,上午上车,下午就到达锦州,张向凌和崔扬所在的三分队住进了中华旅馆。
    锦州车站有李运昌的司令部,因此对干部团的食宿做了安排。锦州使用货币是日本老头票,到街上买东西时,看到在流通的还有朝鲜票、红军票。票子无法兑现,但是还使用,只是物 价一日数涨,十分混乱。街上秩序也不算好,白天,大商店都关门,小摊贩颇活跃。天一黑,不断可听到枪声。有几处日本房子被拆掉。
     离锦州去沈阳,经沟帮子。11月2日,由马三家子下车,步行抵沈阳以南的燕文屯。这里是工厂区,干部团就住在工人家。
    沈阳的群众对干部团的到达表现出极大热情。路过沈阳北站休息时,许多人过来问长问短。有一妇女问有没有河南人?当知道张向凌就是河南人时,拉着手久久不放,一边哭一边说:“能活到今天真不易呀!十多年没有见过家乡人了。”
    二三天后,干部团全体集中在一家工厂的大厂房中。张秀山等同志陪着—个戴礼帽、穿夹大衣的人进来。行至队前,来人摘下帽子向大家招手,大家才认出是彭真同志,这时爆发了一场亲切而又新奇的哄堂大笑。彭真同志说:“这身穿戴和延安不一样吧,工作需要么!”彭真同志详细地分析了国民党和我争夺东北的斗争形势,指出国民党在大量收编敌伪残余和土匪,到处抢占地盘。要求干部团迅速到各地去,发动群众,组织军队,建立政权,迎接更激烈的斗争。隔了一天,又在同一地点,林彪也作了一个报告,提出拒敌于山海关之内,保卫沈阳要像保卫马德里一样。当时大家听了都很高兴,以后的实践证明,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这样的决策是错误的,使我军受到很大的损失。
    在东北局的领导下,全团的同志分到东南西北满的都有,连日分头出发。因为任务紧急,分别前连打招呼都来不及,都是接到命令背起背包就走,至于干什么都是到地方再谈。
    11月9日,赵德尊、杨英杰率领延安干部团成员登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从沈阳到哈尔滨的这段铁路运行状态良好,坐在风驰电掣般飞奔的列车上,再也没有人嫌火车跑的慢急得嚷嚷着要下车推火车。也不用大家提桶端盆的弄水,所以干部团这才第一次体会到乘坐火车的舒适与快捷。
    赵德尊在火车上向干部团传达了陈云的指示:干部团的同志大多数是地级和县团级干部,创建根据地的经验比较丰富,但对东北抗联的同志要团结,爱护他们,虽没有根据地全面建设经验,但他们都是本地干部,有群众基础又都经历过东北抗战时期的残酷斗争的考验。和他们不能比级别。
    干部团从沈阳坐火车去哈尔滨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天赴黑龙江的干部团登上一列有篷的货车,但直至晚上也没有开动,据说要等到一位苏联的什么将军到来才能开车。什么时候到?没人知道。车站前面有一家旅馆,经过同意,张向凌和一些同志到旅馆睡觉,约定开车时叫醒他们。当晚,张向凌他们觉睡得很实,第二天早晨到车站一看,火车没了。事后知道,那位苏联将军一到立刻下令开车,请他稍等一下叫人,他理都不理,就这样把干部团三十多人丢在沈阳。经过一番交涉,这些同志又上了一列运石头的敞车,开车后甚冷,打开背包,拿出被子披在身上,把毛巾包在头上,俨然一伙“难民”。夜间更冷,满车乱石无法活动,只好只个人一伙挤在背风处,互借体温抵御寒风袭。清晨,车过德惠,看到车站旁有挂着国民党旗的护路军司令部,门前有两人持枪站岗。他们没有理干部团,干部团当然也不会理他们。傍晚,车进哈尔滨站。巧得很,相邻的一条轨道上,停着一列车,正是去北安的同志们乘坐的。他们高兴得叫起来,立即跳下敞篷车归回原建制。
    11月15日黎明,火车离哈去北安。车过松花江后,只见大地一片皆白,太阳出来,耀人眼目。关内也有雪,但象这样积数月而不化的雪景,却难得一见。大家贪婪地从车窗看着这块将要开展工作的土地,稀疏的村庄,大片耕地,车站上堆集着的粮袋,由衷感到这是一个富饶的地方,内心中既有新奇又由衷地产生了喜爱之情。
    当时拟定组建的黑龙江省,实际是伪满洲国时期设立的北安省和黑河省辖区,共有二十六个县、近三百万人口。范式人、杨英杰、赵德尊等牵头新组建的省工委,不仅要组建省政府和省军区司令部,还要接收全省的各个县。干部团的的195名干部,要承担起全省县以上的行政领导干部职责。时间紧迫,干部团领导又对全体干部的个人情况缺乏了解,所以赵德尊叫大家在火车上填写简历,由他和其他领导连夜阅看,根据干部的基本情况,立即拟定干部安排方案。对于这些干部的任用,大县分配七八名,小县只派四名干部,即县委书记、县长、县大队长和公安局长,张向凌与侯野峰、章子冈、马彦被分配到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门工作,他们后来创办了《黑龙江报》,马彦成为黑龙江报社第一位女编辑。
    在绥化站休息,站台上有苏联红军,一见面就互相亲切地握手,但语言不通,实在难以表达感情。他说:“毛泽东,山高”,同时伸出大姆指。大家说:“斯大林,乌拉”,也伸出大姆指,接着就是亲切拥抱。大家指着他们的转盘枪说:“顶好”,他回了句“黑拉哨”,再说不下去了于是唱起了《国际歌》,接着又唱了《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虽然唱词不同,但曲调是明白了,这大概要算是共产党人的共同语言了。唱一阵,笑一阵,拥抱一阵,而后就招手分别了。
    在绥化干部团留下一部分同志,过海伦时又留下一部分同志。在海伦火车站上,有一列车满载着日本兵。这些日本兵投降缴械后,还保留着建制,军官保留一把指挥刀。在车站附近大地里有一些日本兵正在劳动,几个人推着和拉着一辆车似乎在运垃圾或积雪,周围站有持转盘枪的苏联兵。大家看着日本兵,恨声不绝地冷笑着。
    11月15日飘着雪花的深夜,范式人、赵德尊、杨英杰带领延安干部团抵达了北安车站。白雪皑皑、灯光迷离的站台上,迎接干部团的是先期到达的抗联和晋察冀来的同志,还有两个穿黑色警服、戴大盖帽、挂着洋刀的警察。在他们的引导下,一行人步出车站到北安县公安局休息。公安局的墙上已经挂上了蒋介石的像。大家看后觉得好笑。其实,这些伪满洲国的警察,是等待国民党政府接收大员的到来,听说关内来人就去迎接,没有想到接来的是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大家略作休息后立即转移到伪满时的实业银行。这里已被为先期到达的同志接收,比较安全。警卫人员放出了警戒后,大家就在银行的营业大厅席地而睡。
    从1945年9月2日下午到1945年11月15日晚上,延安干部团从延安出发,195人(其中中共七大代表11人、9人在中央党校学习)胜利到达北安,跨越西北、华北、东北八省,总计行程约8000里,历时72天,为建立以北安为中心的黑龙江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使红色北安与革命圣地延安一脉相传。
    一路艰辛,绽放芬芳,丰功伟绩,山河作证。11月15日,中共黑龙江省工作委员会在北安正式成立。下辖北安、德都、依安、克东、克山、拜泉等26个县。由此,黑龙江省成为中国共产党在全国建立的第一个完整的省级人民民主政权。中共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驻北安期间,制定了一系列重要方针政策,召开了黑龙江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等一系列重要会议,领导全省胜利完成了建政、土改、剿匪、支前等工作。延安干部团播撒的革命火种,很快形成星火燎原之势,使黑龙江的革命形势和工作局面焕然一新。经过不断的巩固和建设,北安成为重要军政中心和战略后方,为东北乃至全国解放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创建老黑龙江根据地过程中,许多延安干部团成员血洒这片黑土地,有的还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赵光、赵青山、栗本堂、宋林棣、冯耕夫、胡再白、薛志侠、杨国斌等英雄,他们的血肉铸就起了历史丰碑,留下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将永远闪烁在历史的天空中。
 陕北东北,延安北安,薪火相传,百世流芳。  
    (完)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政府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