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重镇文化 > 文学作品荟萃
地球上延续的红飘带(八)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牛升海 边 瑾 来源: 北安信息 更新时间:2018-03-27

    这里又因发生了举世闻名的平型关战役而闻名。1937年9月25日,日本最精锐的板垣师团主力在平型关遭到了林彪率领的八路军125师的全力攻击,在此一役歼灭日军近千人,毁敌汽车100辆,大车200辆,缴获步枪1000多支,轻重机枪20多挺,战马53匹,另有其他大量战利品。
    过同蒲路以来,连续下雨,晋军追击,行军里程长,人马疲惫,因而队伍不整。张秀山政委集合全团,首先讲形势,国共谈判无结果,国民党派大批部队下峨眉山,与我争夺城市和交通线,不许日伪军向我投降。中央电令,要我不顾疲劳,加速向东北前进。为此提出要通过行军总结,进行整风,克服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保证行军任务完成。
    过广灵、蔚县时,城内都有伪军。干部团几千人的大队伍,他们当然不敢动,干部团的任务是通过,而且掩护部队又没有重武器也不敢去惹他们。真是“麻杆打狼”,子弹都上了膛, 也清楚地看到对方,但谁也没有理谁。
    1945年10月6日,先行的干部团梯队到达河北蔚县的西合营,再次收到了中央转来的东北局电报。电报称:最近有一次列车,请林部于10月17日以前赶到承德或平泉。
 这对于长途跋涉了一个半月的干部团来说,无疑是令人兴奋的消息。
   从河北蔚县的西合营到承德路途比较远,干部团收到电报时距离指定到达日期仅剩10天。先行梯队再次加快行进速度。接下来干部团要沿着蜿蜒曲折的长城行进,而且全都是山路,汽车难以通行,要想按期到达,只能昼夜兼程。10月10日清晨,先行干部团梯队沿着山路向古北口突进。就在队伍离古北口不远时,遭遇了两道难关:一是过白河,二是通过仍有日军盘踞的石匣子据点。
   白河是泥沙底,由于多年淤积,河床松软,陷人又陷马。县里干部专门给干部团的同志找来向导,分几路过河。民工们还准备了绳索和杠子,以便抢救陷下去的人马。尽管这样,干部团里还是有人不慎陷了下去,好在民工抢救及时,人和马都被拖了上来。在地方同志的配合下,干部团最终顺利渡过两道难关。
    10月11日干部团抵张家口南13公里的东辛庄。团里要求一个分队派一人进城买东西,这个差事又轮到张向凌。张向凌进城后,看到张家口街上穿什么衣服都有,有穿灰衣服的八路军,有穿伪军服只是换了一个帽子的解放战士,还有穿协和服戴红袖标为我们工作的伪职员。形形色色,但秩序还好,商店都开了门。在街上看到两位骑摩托车的苏联红军。对苏联红军早已闻名,但这是第一次见到人。有位会俄语的同志同他们握手并谈话,知道他们住在张北,是到张家口办事的。这两位苏联红军很客气,和围观的同志招招手,微笑着离开了。
    出发时太阳很高了,崔扬一夜没睡,早饭也没吃好,出发不久就饿了。路过太平庄时,崔扬想买点东西充饥,可是一打听物价太贵,只好望而兴叹。这还没啥,走了十几里路后,听到团部的人讲,队伍不到张家口,他饥饿的感觉更加强烈,只有不断地喝水以排遣和冲淡。
    10月13日,干部团早饭后又急行至孔家庙车站,准备乘火车东进。临行前聂荣臻联络员首先讲话,是大家久已闻名的少年英俊肖克同志代表聂荣臻同志向全团讲话。他讲了国际国内形势,讲了张家口情况,晋军向我进逼,斗争很尖锐。还传达了中央电报,要我们加速向东北前进,并为我们准备一切方便条件。当天发了棉衣、胶鞋,晋察冀票子在这里换了伪蒙疆票。
    干部团乘火车走了,很可惜,只坐了4个多小时的车,大约走了100多公里路,因前方道路被破坏即停下来,在黑夜里摸进一个村庄住下,第二天还要靠两条腿走路。
   经宣化、下花园、怀来到延庆,这一带处在内外长城之间,都是新解放区。怀来和延庆就在八达岭外,离北平很近,不时可以听到零星的枪声。国民党已派孙连仲到了北平,并拼命向外扩张。八达岭和康庄就有国民党驻军,相距不四五十里路。
    这一带伪蒙疆银行的票子不能用,要花伪华北联合准备银行的票子,没有办法,只有再做一次兑换。
    由怀来经延庆再向东北前进,已接近伪“满洲国”的国境线。自1938年后,由肖克同志率领的冀察热挺进军即进入北平地区,在这一带进行过多次战斗。随着平北军分区成立,还建立了地委、专署和县委、县政府及群众组织。山区普遍建立了村一级组织,这一带属龙延怀县委领导。
    敌我在根据地的斗争是十分激烈和残酷的。敌人为割断我和群众的联系,推行了并大屯的政策,将山区群众赶到平原镇去,敢于违抗者即遭枪杀,而后将山区村屯的房子烧光。10月19日干部团行军进入无人区,路过的几个村庄都是残垣断壁,在荒草中可见碾子、石磨。没有人声和鸡犬之声,只是偶而有野兔自破墙中窜出。依稀可见的田地里,更不见一棵庄稼,当地群众遭受的苦难是可以想象的。中午抵达周四氵开,这是由于敌人投降而没有来得及完全合并的一个村子。由于敌人的残酷统治,居民极端贫穷,可以说是在死亡的边沿上苟延性命。村中的几棵榆树叶子和树皮都吃光了。路边有两个年轻妇女在推碾子,她们骨瘦如柴,两目呆滞,上身没穿衣服,下面是一条盖不住大腿的破裤子。她们碾的是没有铺满碾盘的谷穗,把小米、糠麸和穗杆一齐碾碎,这就是赖以活命的粮食。经过半倒的院墙进到院子里,看不到鸡鸭,更没有牛马,只有满地乱草。住房的房盖上面露天,墙上有洞,除了一张破席、一口破锅和几个有缺口的饭碗而外,再就是当做被子的一堆干草了。
    干部团的同志们看到这种情况,都掉下眼泪。许多人立刻脱下身上的单衣送给群众, 干粮袋中装的东西也大部分给了群众,有的把口袋中的几块钱也掏出来,希望能使群众的苦难有所减轻。但他们更感到的是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多少老百姓等待他们去发动起来、组织起来当家作主,过上向往的好日子。
    崔扬午饭只吃了几块馒头片,喝了一碗凉水。面对饥饿的妇孺,谁能吃得下东西呢?略作休息,便立即跟随队伍起程了。
    当晚进抵四海堡,这里是长城的重要隘口,也是伪满的设防地带,三面环山,山头有碉堡,碉堡的四周为高大的石墙、铁丝网和交通壕。过去驻有日军、伪满军和警察,日本投降后,伪满军杀掉日军后逃散,仓库已被抢掠一空,许多房子也被扒掉,到处呈现战后的破败景象。由四海堡向东,靠近平原的沿山地带,修建了大量的碉堡、炮垒,并驻有重兵。现在军队溃散或撤走,群众见了干部团十分高兴。一位60多岁的老者,望着我们的队伍仰天大笑:“终于见到我们中国的军队了,有出头的日子了。”他拉着路过的同志紧紧地握手。
    古北口当时已有火车通行,先行梯队满以为可以松口气,但没想到,苏军不让干部团进入古北口。林枫等领导同志交涉未果,只好继续徒步行进,最终于10月25日如期抵达承德。然而,还没等先行梯队进城,又遇到了麻烦——苏军的哨卡还是不让通过。经过协商,干部团绕过一座小山,到达了承德郊外的牛圈子沟,在那里等候东北局安排的列车。
    然而火车又有了变化,经过与驻防的苏军商量,先行梯队只有一小部分领导骨干搭苏军拉煤车先走,病弱的同志则留在承德休息,随后面的梯队东进。直至10月21日,这批先行领导骨干终于坐上了东去的火车。
    驻有苏联红军,也有先到达的冀东八路军。干部团后续梯队到达后,团部命令留下干部团的两个中队(原中央党校六部的两个支部)。大家匆忙吃了几口晚饭,就跑去和留下的同志握手告别。走的人把驮行李的骡马全部留下,各人背起背包,赶往火车站,登上火车。
    火车快开时,忽然车窗外有许多人跑过去,躺下的人立刻坐起来,没有躺下的抓件衣服就冲出车门,参加追击的队伍。工夫不大,参加抓特务的人回到车厢里,说有国民党特务要放炸药炸毁列车,阻止干部团北上。
    火车刚出承德的时候跑的比较快,半夜又出现新情况。在一个洼地里,向前开上半坡,然后退下来,在洼地当中停下。下去问司机,说是汽不足。等烧足汽再往前开,照样又退下来。就这样一直到次日中午才抵平泉车站,整个行程只有一百五十公里,到站又说水没有了,偏偏车站的水塔又坏了,不能上水。没有水当然开不了车。团部当即决定,每辆车厢除留下看车的人外,全体动员,到群众家借来水桶,由手压机井向火车头排起长队,往水箱传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总算把水箱装满,傍晚火车继续开出。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政府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