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重镇文化 > 文学作品荟萃
地球上延续的红飘带(五)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牛升海 边 瑾 来源: 北安信息 更新时间:2018-03-06

    打前站的同志出发了,接着全团也开始行动。少数同志有马或有驴可骑,张向凌所在的小分队包乾同志一条腿残废,组织上给了他一匹马,其他人就靠两条腿走路。好在每个小分队都有一匹驮骡,行李放在驮骡上,自己只背一个挎包,一个水壶,是很轻松的。
    出发的队伍中,还有的女同志背着一个长方形类似箱子一样东西,上面蒙着纱布,引起人们的好奇,有人问:“你背的是什么呀?”这位同志笑着叹了一口气:“自己背着自己惹下的祸。”大家哄笑起来。原来她背的是自己的孩子。
    因一大队和二大队住在别的营地,未能准时到达东关机场,干部团出发时间推迟了两小时。
    就要离开延安了,许多人都久久地注视着延河南岸嘉岭山顶的宝塔,注视着延安城巍峨伟岸的城墙,想把它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走了几里路之后,队伍依次要拐弯了,张向凌和战友们不自觉地站下来,再—次回过身去,郑重地无限惜别地看着延安。
    通往城东文安驿的路不好走,有些人是第一次步行由延安出征,开始时行军队伍尚整齐,没有掉队的,只是快到宿营地前突然天阴、大雨欲降,不得不加速前进,走到距延安25公里的姚店子附近白家宿营。
    黄土高原上的天空,依旧阴沉着一脸别情,还在洒着泪水般的秋雨,庄稼静穆地站着,仿佛为出征的人们充满了致敬和同情。那蜿蜒崎岖的窄小山路,半尺深的泥泞,在默默地向前延伸,勇士们的足迹也在默默地向前延伸,此时,很多人并不清楚这条路是一条改变中国命运的希望之路,只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很长的里程,更知道前面的坡坡坎坎、沟沟壑壑还很陡很险,需要坚定的信仰和钢铁般的意志去穿越和征服,需要久经考验的长征精神去战胜和赢得,这样才能从苦难中走出苦难,再从胜利中走向胜利。
    三分队吃饭时天已经黑了,由于炊事员没有做饭的经验,米饭有些不熟,可也没有别的东西可吃,同志们都能谅解,勉强吃下了行军以来的第一餐。晚上十几人困在一个窑洞里,拥挤不用说了,跳蚤的骚扰,使人简直不能入睡。又因大家身上的衣服和铺盖的被子,已经被雨打湿,晚上的冷冻更难忍受。
    第二天清晨天起了大雾。俗话说:“早雾一天晴”。确实如此,中午时天晴如镜,行军心情比头一天好多了。四中队出发稍迟些,路经姚店子每个队员补充了一日一顿的行军米。至甘古驿只休息了两小时,又走了一段路程,傍晚队伍宿营于西青门。
    到达该村正值下午一时,行军中已是一身的泥浆和汗水,大家纷纷跳到河里洗澡。老乡们来了,看到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的八路军,大家纷纷打听自己熟悉的部队和战士,这是一种牵挂,也是一种惦记。村里的孩子们也走了过来,主动为八路军叔叔们送来青枣子和瓜果。
    对于这情景三分队的队员并不陌生,抗战时期的延安经常会发生一些感人的故事。那时由于青壮年大多参军,支前人手有时不够,就让小孩子承担送信任务,一些七八岁的孩子成了传递信函的主力军。还有一些儿童团要站岗放哨,村上来人要进行盘查。
    一天晚上村里要送伤员,已经无人可派,只好将一个十二岁孩子派去抬担架。由于年龄太小,跟不上大人步伐,加上路况不熟悉,他便跌倒在地,伤员也从担架上跌落下来,疼得直叫唤。大人一看闯出大祸了,举手就要打孩子。这个伤员急忙说,他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要打他,都是我受伤了,把你们害成这样。大人们说,你是为了打日本人才受伤的,都是日本鬼子把我们害得。就这样一晚上孩子来回走了四十公里路程,才把伤员送到目的地。
    这就是根据地的人民,大家和八路军打成了一片,成了相互信赖和依托的亲人。
    开始几天,干部团每天行军30公里至40公里,后来增加到50多公里,有时还急行军达100多公里。气候经常聚变,队伍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夜行军,山路崎岖,大雨不止,队伍就是在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季节里,一路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向东北进发。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