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社会广角

锦绣梨园比翼飞

作者:白丽艳 信息发布人:薛辉 来源: 更新时间:2018-09-13

    成立于1945年的中苏友好协会京剧团,历经黑龙江省京剧二团、北安县评剧团等历史进程,涌现出紫金花、张富生、孙玉霞、白云铭、姜宝金等一批优秀戏剧表演艺术家,他们在锦绣梨园中群芳吐艳、各具风韵,成为一座城市的名伶和美谈。而他们当中不乏比翼齐飞的相爱情侣,活跃在一生热爱的戏剧舞台上。我的父母白云铭、孙玉霞就是其中的一对,在从艺的道路上充满了传奇的色彩。
 

    苦难的童年

    1930年,我的母亲孙玉霞出生于呼兰河畔一个王姓之家,姥爷姥姥给她取了乳名儿丫头。母亲听姥姥说,姥爷是一名当地官员,为人很好。母亲也记得姥姥会识字、会骑马、会绣花。母亲是家里的幺女,有个大8岁的姐姐和大5岁的哥哥,一家其乐融融。
    可天有不测风云,母亲4岁时,姥爷患急病去世,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姥姥很坚强,她靠给人浆洗衣服、缝补零活维持生计。可她累死累活也养不起三个孩子。无奈12岁的大姐给人家当了童养媳,男方是双城堡黄山嘴子的人家,从此再无音讯。1968年我的父母曾带着我和大弟去双城堡,去寻找失散多年的大姨。由于母亲当年太小了,只凭儿时的记忆根本弄不清当时的地址,只知道大姨姓王,夫家也不知姓名,结果败兴而回,这成为母亲心中永远的痛。
    母亲6岁时家里缺衣少粮,经常饿肚子。有一天她看到家里来了一个男人,那位男人当年三十多岁,是个会做饭的厨子,他给揭不开锅的家里带来了一线生机。姥姥让母亲叫这个人爸爸,母亲吃上了饱饭就高兴地叫了,可背地里却被舅舅掐了几下,倔强的舅舅劝姥姥离开那个男人,声称自己能干活儿养活妈妈和妹妹。姥姥看着一脸稚气瘦得皮包骨的舅舅,只能掩面哭泣。舅舅一赌气走了,离开了家去哈尔滨当童工,从此天人永隔。
    母亲的继父孙宝明为人勤劳,有做饭的手艺,而且会唱评剧,时不时哼上几句。他没有儿女。对母亲很和善,虽然爱喝酒,而且一喝就骂人,可他从不动手打人,他靠给大户人家当厨子,姥姥给人缝缝补补,日子还算过得去。后来母亲的继父给母亲取了名字,他高兴之余就教乖巧的女儿几段评剧。母亲长到12岁时灾难再一次降临,姥姥突然昏迷不省,由于没钱医治,几天后撒手人寰。好心的邻居这时来报信,说日本人已经封了前街几户人家,房子连人一起烧了,怕流行传染疾病。这样,父女俩没来得及安葬姥姥就逃离了呼兰,去秦皇岛投奔母亲继父的远房侄子。尽管这个远房的亲属在铁路工作,但家里人口也多,生活也不宽裕。几天后母亲和继父从这里搬了出来。

    名伶初长成

    因为没钱租房子,白天母亲的继父看谁家有红白喜事,便去打零工,挣到钱去大车店住宿,赚不到钱时,不但饿肚子,还要露宿街头。无奈之下,母亲的继父让母亲给住大车店的客人唱上几段儿评剧。众人看小女孩儿乖巧伶俐,长得俊俏,嗓音又好,年纪不大,可表演起来却有模有样,而且身世可怜,于是有人给几个钱儿,有人给点吃的,母亲的继父看到这是谋生的办法,于是父女俩奔走于旅店、酒馆靠卖唱为生。母亲小小的年纪就尝到了世态炎凉,饱受了有钱人的白眼儿。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多月,有个好心的琴师看我的母亲可怜、天分又高,建议母亲的继父让母亲拜师学艺,说她一定能出人头地。打这开始,母亲的继父突然给母亲请了老师,母亲天生聪颖,在老师的口传心授下渐入佳境,母亲可以去小戏子唱开场了。母亲有天分也有心劲,别人演出时,她就在条幕边儿默默观看,用心记着一招一式,进行偷艺,回家后自己刻苦练习。15岁的母亲崭露头角,依然成了一个角,她担负起家里生活的担子,可以养活继父了。这时的母亲,有出众的外貌、圆润的嗓音、甜美的唱腔,她弱小的身躯里有一颗坚强的心,她洁身自好、朴实大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给她带来了麻烦。有人上门提亲,对方是警察局长的侄子,为躲避他们的纠缠,继父带她半夜起身,步行二十多里,到下一个火车站,连夜回到哈尔滨,不久又去了沈阳。

    收养日遗孤

    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沈阳一片沸腾,母亲的继父不知从哪儿抱回一捆青布,父女俩一人做了一身新衣服,这是她从记事起第一次穿量身定做的新衣服,以前都是去估衣店买现成的衣服穿,因为便宜只能凑合穿二年。
    这时,母亲可以到戏园子唱“倒二”了,生活也逐渐稳定下来,人也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女孩儿。这时邻居抱了一个奄奄一息的日本小女孩儿,她是日本投降时被人抱养的,亲生父母不知所终,当时孩子有病,人家怕她死在家里,好心人便抱她来到孙家,因为邻居知道母亲是一个乖巧懂事又孝顺的孩子。
    看到只有两三岁正呀呀学语的小女孩,高烧烧得面红无神的大眼睛,母亲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她留下这个弃儿为她看病,为她调理身体。在父女二人精心照料下,这个日本弃儿渐渐好了起来。母亲给小女孩儿起名孙晓霞,从此弃儿有了一个温暖的家。1947年一户逃难的夫妻,带着四个孩子来到母亲家上门乞讨,孩子们已经饿得不行了,父女俩赶紧给他们一家熬粥,看到狼吞虎咽的孩子们,我的母亲流泪了。
    交谈中得知他们一家要去黑龙江投奔亲戚,他们看到父女二人心眼儿好、生活无忧,就想把7岁的大女儿留下,为她选择出路。可能是饿怕了,大女儿连连点头愿意留下,母亲和继父又给女孩儿取名孙桂霞,成为孙家的二女儿。母亲的姐妹三人都是天涯沦落人,18岁的母亲十分疼爱小他十多岁的两个姊妹,她既是姐姐又是妈妈,她要撑起这个家。
    为了生计,母亲奔波于沈阳、锦州、唐山、天津、海城等地,这时的母亲已经在评剧界小有名气,经常与花素兰、筱俊亭、新凤霞同台演出,并与评剧泰斗筱俊亭有了半个师生之宜。那时的艺人被称为下九流,饱受歧视和欺凌,但孙玉霞生就一身傲骨,不向恶势力低头,她台上认认真真唱戏,台下清清白白做人,一心想把两个妹妹拉扯成人、好好报答养父的养育之恩。
    1949年新中国解放了,母亲一家和千千万万中国人一起获得了新生,再不受人欺负,再不用提心吊胆,20岁的她如花儿一样绽放出最迷人芳华。她的演唱风格日渐成熟,专攻闺门旦、大青衣,她的唱功极佳,天生一副好嗓子,圆润婉转、高亢激进、大家风范,两个妹妹也开始学习,日子一天天好起来。

    巧遇俊郎君

    1953年母亲应约来到芦台评剧团,演出剧社还有个京剧团。在观看京剧演出时一个叫白富亭的年轻男演员走进了她的芳心。他那深厚的京剧功底,那颇有章法的一招一式,那动听的京剧念白,那浓眉下炯炯有神的眼睛,都是母亲这个没有系统学过的人望尘莫及,她动心了。

    我的父亲白富亭就是这样赢得了母亲的芳心。
    我的父亲1928年生于京剧世家,爷爷是一名武场演员,他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幼小的心灵播下了艺术的种子。
    爷爷为人耿直,武场演员收入微薄,维持不了四家之口的生计,爷爷就利用业余时间去煤矿井下挖煤,用生命换来工钱养家糊口。生活虽然不宽绰,但有父母的疼爱父亲的童年倒也安宁。
    有一年,山东富连成科班在京津一带招学员,爷爷托人把父亲送去学习,因这期学员是“富”字辈,父亲名字改为白富亭。他8岁入科班,坐科13年。唱、念、做、打无一不精,为他今后的艺术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成为同期师兄弟中的佼佼者。
    出科后,父亲师从当时的京津一带极富盛名的京剧大师时瑞楼先生的专职武师,作为世侄,他的扮相唱腔、武功基础,深受时瑞楼世伯的欣赏和肯定,他的善良、热情、好学和聪明也深得疼爱。当时他饰演的京剧连台本戏《三国志》、《将相和》等剧中小生、文武老生的角色已日趋成熟,暂露头角。
    我的父亲母亲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结婚,冲破了重重阻力。母亲不顾养父的固执,他们终于走入了婚姻殿堂。
    结婚后,为配合母亲到外地演出,父亲由京剧该行为评剧,主攻文武老生,并改名为白云铭。离开京剧是他永远的痛,父亲把白富亭的名字深深地藏在心底。由于父亲深厚的京剧功底,使他在评剧表演中如鱼得水,在当时的戏剧界享有盛名。他们夫妇联袂演出的《夜宿花亭》、《貂蝉》、《凤还巢》、《珍珠衫》等剧目,红遍天津、唐山及周边地区。

    定居在北安

    父亲母亲结婚后,一直跟随养父的两个姨与养父置气双双离家出走,母亲的养父找母亲让她帮助寻找。1957年,听说妹妹们在黑龙江北安,父亲母亲顾不上东北的严寒,应当时去关内接演员的北安县评剧团团长刘凤岐的邀约来北安,一边寻亲一边演出。
    按当时的规矩,头三天演出俗称打炮,唱红了继续签约,黑了卷铺盖走人,三场演出三场大戏,他们夫妻唱红了、唱火了,签约三个月。
    原来想期满带着两个妹妹回关里,可这时中央文件下发,流动演员以后禁止流动,在当地剧团变为国家固定演员。从此,父亲母亲结束了流动生涯,落户北安与两个妹妹一起成为北安县评剧团的正式演员。
    母亲孙云霞以其精湛的演技,成为剧团的骨干、名副其实的台柱。主演了《枪毙驼龙》、《夺印》、《金沙江畔》、《江姐》等剧目,并致力于古装剧的开发整理,她演出的《杨门女将》、《百岁挂帅》、《珍珠衫》、《大登殿》等一批剧目,给北安的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父亲功底深厚,博学多才,精通各个行,也成为北安剧团的骨干和栋梁,他主演的古装剧《寇准提靴》、《宝龙衫》、《珍珠衫》、《牧羊圈》、《杨门女将》等剧中角色,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现代戏《南海长城》、《八一风暴》、《千万倍》、《枪毙驼龙》《杜泉山》等角色,也深受观众喜爱。

    德艺双馨

    父亲母亲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他们艺人就业的艰难,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自己的今天,是新社会使他们扬眉吐气、当家做主人,从心里热爱新中国。母亲把对党的热爱和感激之心化作行动,除了认真工作、努力演戏,还主动提出把自己的工资由600元降为300元。
    三年灾害期间,为减轻国家负担、为祖国建设尽微薄之力,她再次提出自愿再降两级工资,由当时的300元降到170元,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报答党的恩情。她的举动在当时引起了轰动,也得到了当时北安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给予母亲很高的荣誉。按照她的表现和杰出的贡献,她当选为北安市人大代表、邀请为政协委员,并于1963年作为黑河地区唯一的妇女代表,与东北局的一批妇女代表一起,赴北京参观十大建筑,并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的父母都被打成反动技术权威,戏服、剧照被烧了,父亲还被戴高帽儿挨批斗、游街。但他们始终相信共产党,相信这一切终将过去。父亲平反后积极投身革命样板戏的排练,母亲主演了《杜鹃山》、《江姐》,父亲主演了《红灯记》、《杜鹃山》、《奇袭白虎团》等剧目。
    他们不但是好演员,还是一个好老师,父亲一心致力于培养人才,并将他的一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学生。父亲首任北安艺校校长,在通北戏校办校期间,他与老师、同学同吃同住,和老师们一道培养出姜宝金、王光普、刘宝英、齐有海、宋桂芬、齐魁然等一批人才, 这些学生成为北安评剧团的生力军,为北安剧团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的父亲母亲退休后,仍心系剧团,并致力于新一届戏校的教学工作,并身体力行、循循善诱,亲自传授学生剧目,德艺双馨、呕心沥血,把一生献给了戏剧事业,传承弘扬了民族优秀戏剧事业,北安史册将永远铭记孙玉霞、白云铭的杰出贡献。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10002380号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