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魅力北安 > 文化建设 > 历史钩沉

北安抗日两大嫂

作者: 信息发布人:薛辉 来源:

    电视剧《赵尚志》主题歌《嫂子颂》,表达了抗日将士对抗日大嫂的热爱和感激,正是有了抗日大嫂的牺牲和奉献,才使抗联将士在战场上打了胜仗。在北安也有这样两位抗日大嫂,她们的事迹家喻户晓,她们的英名已铭刻于北安的抗战历史丰碑之上。
    一、抗日救国的尚大嫂
    尚大嫂,姓名张广英,一九O七年生于山东潍县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从小父亲去世,母亲领着她和三个年幼的哥哥,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日子。在她十五岁时,日子实在没法过了,母亲含泪把她嫁给了一个姓王的。这个人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无所不好,还经常虐待她。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坏丈夫把她卖给了人贩子,被带到北大荒,卖给了贫苦农民尚福。在龙镇县(现在的北安市)李殿芳屯(现在的革命屯)安了家。
    从小受尽苦难折磨的尚大嫂,恨透了地主老财和日本侵略者,非常渴望光明,向往自由。她常想:真的就永远这样下去了吗?
    一九三九年农历五月初四晚上,抗日联军在李殿芳屯与伪军打了一仗,并向群众宣传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讲中国人民应该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不当亡国奴的道理。尚大嫂听了,心里就像开了两扇门。她想:这回穷人可有出头的日子了,要翻身,要解放,就要斗争。她同乡亲们把牺牲的抗联同志掩埋起来。从那以后,她走上了革命道路,积极组织当地妇女进行抗日活动。
    满腔热血支援抗日
    尚大嫂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爱国勇敢,富于正义感。当她亲眼看到日本强盗为了镇压抗日活动,切断抗日联军与人民的联系,搞“集团部落”、实行“封山”、“并大屯”、烧杀、掠抢时,胸中便燃烧起抗日的烈火。
    一九四O年春,在抗日联军的领导下,以李殿芳屯为中心,联系周围四个屯子,建立起妇女抗日救国会,尚大嫂任会长。她不顾伪警察署就在前屯三里远的徐占国屯,积极开展工作。把她把在抗日联军那里听到的抗日救国道理,向广大妇女群众宣传,号召大家要多为抗日救国出力。这一年的秋天,她接受了抗日联军交给的做棉衣的任务。当抗日救国会会长于万真把布和棉花拿来以后,她很快就按件分成小份,天黑以后送到各家。妇女们用棉被把窗户挡上,贪黑赶做。天亮以前,她再到各家把做好的棉衣取回来。就这样,三天三夜顺利地完成了七十九件棉衣的制做任务。尚大嫂熬红了眼睛,但她说:“只要抗联的同志能穿上棉衣,我就打心眼里往外乐!”
    冒死救护抗联战士
    尚大嫂把保护抗联战士的安全当成自己最重要的责任。她常说,救一个抗联战士,就增加一份打击敌人的力量。一九四O年六月的一天,一个抗联战士正在她家谈工作,忽然听到一阵汽车声,尚大嫂爬后窗户一看,北边和东西两边,密密麻麻的日本兵端着带刺刀的枪围上来了。房前是一片草甸子,草还不高,无处藏身,情况万分紧急,那个抗联战士要冲出去和敌人拼命,尚大嫂说什么也没让,她急中生智,把这个战士给藏在猪圈旁边柴禾垛里。转眼功夫,敌人进了村,在离柴禾垛十多步的地方就有一个日本兵岗哨。已经是一天多了,敌人还没有撤,尚大嫂想到战士一天没吃东西了,急得心里像着了火一样。可是岗哨就是不撤。她便冒着危险烧了两个“面团”,装着去柴禾垛抱柴禾的样子,趁敌人哨兵一转身的工夫,便把面团塞进柴堆里去。这时她听到里面小声说:“尚大嫂,我渴呀!”她又急忙回到屋里装了一瓶子水,袖到袖筒里,拿着猪食盆子假装喂猪,把瓶子塞了进去。抗联战士得救了,妇女们都赞扬她机智勇敢。她说:“抗联战士是为了咱们不当亡国奴,豁出命来打日本侵略者,我也要豁出命来保护他们。”
    在一次战斗中,抗联的季同志负了伤。尚大嫂不顾一切同妇救会副会长于长青,把伤员藏在苞米楼子里。为了确保安全,她又同抗日救国会的同志把伤员转送到西沟子破房框子去隐藏。乡亲们都非常为她担心,她却坦然地说:“别怕,我一个死活算啥,救出一个抗联同志,就等于消灭无数个敌人。”这期间,日本兵、警察特务经常来到屯中搜查,又派了一连伪军长期在口门子屯驻防。尚大嫂带领老乡们以打柴为名,在北山深草棵里挖了一个小地窖子,让季同志在那里养伤。尚大嫂不能亲自去侍候,心里很着急,家里鸡下几个蛋自己舍不得吃,让小猪倌给捎到山上去。猪倌回来她就问:“季同志吃样了?缺啥东西?衣服破了没有?”在她和抗日救国会的热心照顾下,季同志很快伤愈归队了。
    囚狱难锁赤诚之心
    正当尚大嫂满怀激情做好抗日工作的时候,叛徒尚连生出卖了她和抗日救国会的同志们。一九四O年农历十月初一(十月三十日),尚大嫂等人一起被捕了,同时被捕的还有她的丈夫尚福。被捕的时候,她知道落到敌人手里是没好的,便对丈夫说:“宁可被打死,也不能说出抗联活动情况。你要记住,我们是中国人哪!”尚大哥记住了她的话,敌人七天过了他二十一次堂,抗联的事一句也没说。尚大嫂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坚贞不屈。敌人问她抗联的情况,她回答:“你们要杀就杀,要砍就砍,再问啥也不知道!”敌人恼羞成怒,叫她睡“阴阳床”,扯着她的头发吊在梁柁上灌辣椒水、扎竹扦子······然而,敌人的各种酷刑都无法动摇我们的尚大嫂,敌人问她怕不怕死,她英勇地回答:“死了我一个不算啥,有千千万万个中华儿女去给我报仇。”敌人束手无策,只得她判她十年徒刑。
在囚禁中,她也时刻想着能够早日出来,为抗日救国继续做工作。她和刘志敏、于长青和三名朝鲜同志由于被转监越狱未成。平时,她非常关心同室难友,当她发现三个朝鲜族同志穿的非常少时,就把自己的一个大夹袄和两个布衫送给了她们。
    土改生产干劲十足
    一九四五年三月一日,尚大嫂被“假释放”,回到了家乡,受到了乡亲们的热烈欢迎。尚大嫂同敌人进行英勇的斗争事迹让全村群众深为敬佩和感动。乡亲们看她没有房子住,就出了三十多个劳动力,给她盖起了一撮马架子。
    抗战胜后,尚大嫂积级参加了土地改革等运动,被选为村妇女会主任,一九四八年被选为副村长。她常说,现在是我们的天下了,要努力生产支援国家建设。她每天忙个不休,不是召集群众开会,就是下地干活。由于她工作、生产都非常出色,于一九四九年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由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成长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一九五一年---月,她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东北老革命根据地慰问团的慰问。一九五一年九月,她被选为国庆观礼代表,不幸途中在齐齐哈尔市老病复发,省委、省政府非常关心她的病情,将她安排在省立医院治疗。但终因病情严重,于一九五一年十月九日病逝,终年四十四岁。省、市政府机关为她举行了一千八百多人参加的追悼大会。省委、省政府号召全省干部和人民要向尚大嫂学习。
    保护于天放的刘二嫂
    刘二嫂,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她没有英勇壮烈的英雄事迹,没有气贯长虹的豪言壮语,但在危难之中却毫不畏惧,将生命置之度外,勇敢地相助越出敌狱的秔联领导人于天放。她,从朴素的阶级感情出发,为抗日救国、民族的解放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那是一九四五年七月的一个傍晚,夜幕笼罩下的自新屯经过几天的大搜捕显得格外寂静。坐落在屯西边二里多的一座孤零零的草房就是刘二嫂的家。一家人刚吃过晚饭,突然来了一个高个子的陌生人,他自称是郑家屯的。在刘二嫂家歇工的几个农友问道:“有证明吗?”高个子坦然地回答:“我是过路的,没有证明。”大家吃了一惊:“现在抓于天放正紧,没有证明你走得了吗?”高个子看了看大伙说:“大家别害怕,我知道北安正在抓于天放,我就是于天放。如果你们想升官发财,就把我送去。我们都是中国人,难道你们忍心让我去送死?”大家默然了,也许是这最后的一句话在大家心中引起了共鸣。于天放借机向大家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启发民众的阶级觉悟。他说:“别看现在日寇闹得欢,用不了几天他们就要完蛋了,中国即将解放,老百姓将要见到天日了······”大家听了这番话,深受鼓舞,革命的火种在所有人心中燃烧起来了。刘二嫂急忙把于天放领到屋里,用自己家中的“上等饭”:小米饭、葱蘸大酱招待了于天放同志。饭后,刘二嫂急忙和大家商议怎么把于天放送走。瘫在炕上的刘二嫂的小姑子见此情景对嫂子嚷起来:“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不把他赶紧打发走还给他做饭吃!你要把大家往火坑里送啊!”刘二嫂的三小叔子刘国祥主张把于天放送到村公所去。刘二嫂严肃地说:“我们就是凭中国人的良心也不能把他送到敌人手里。”刘国祥的弟弟刘中祯听了三哥的话气愤地说:“咱们不能伤天害理,谁敢送我就宰了他!”大家也都纷纷表示:“宁可掉脑袋,也要保护于天放。”正在这时,刘国祥已悄悄地打发两个人去村公所报告。刘二嫂闻讯后,急忙叫她的侄子李凤清火速去追那两个人,两个人总算是被追回来了。刘二嫂又在想:怎样才能让大伙保守秘密呢?她想了一个土办法,根据当地风俗,把大伙聚到小庙前,磕头盟誓(群众叫拜把子):“坚决保守秘密,今日虽不能同生,来日但愿同死,谁要说出于天放的去处不得好死。”拜把完毕,刘二嫂于天放准备了一些小米饭,刘国裭拿出了一双胶鞋,于天放感激地告别了救他的乡亲,当夜离开了刘家。
    于天放越狱的消息传出的第四天,一大早自新屯所有的男人都被警察叫去。这天上午,于天放又回到了刘家,刘二嫂见是于天放,急忙把他接到屋里:“你怎么没走远啊,今天村公所把全屯的男人都叫去了,说你没有离开北安,要手牵手拉大网抓你呢!”于天放说:“二嫂,我特意回来是想打听一下赵忠良同志的下落。”“有人告密,他已经被捕牺牲了,你也快跑吧,拉大网的一会就会过来的,这里不能久留。”刘二嫂说完,忙给于天放炒了一袋苞米花说:“现在正闹粮荒,你二嫂没有好吃的,这东西放几天也不会坏,给你带上这些充饥。”随后又给于天放拿了一顶破草帽、一个水瓶子、一把镰刀。刘二嫂把于天放送出了门,指着一条茅道说:“顺着这条路往西走,那是地主的麦地,估计拉大网的人不一定会到那里乱踩,你先藏在那里。”
    于天放走后,刘二嫂时时挂念着他的安全,经常到附近的地里去寻找。后来,在一个小块麦地里,发现了一堆残迹:碎碎的苞米花和几棵大葱。虽然,没有听到抓住于天放的消息,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今天,她看到这些,高兴极了,一颗悬挂的心终于放下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赶走了日本侵略者,于天放带领部队回来了。他没有忘记这位在危难之中救过他生命的刘二嫂,亲自到家看望她。全国解放以后,于天放也曾多次邀请刘二嫂到部队给战士位作报告。土改时,刘二嫂还接受了廖泽民同志率领的中央人民政府东北抗日根据地慰问团的慰问。经过了实际考验的刘二嫂的阶级觉悟不断提高,更加热情地为革命事业奔忙着。土改时,刘二嫂曾三次被选为县人民代表。一九五二年九月,刘二嫂光荣地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周年庆祝大会,幸福地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回来后,一直在街道工作,一九五七年她不幸因病逝世,终年四十五岁。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10002380号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