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人在他乡
家乡----我记忆中永恒的驿站
信息发布人:郑莉 作者:简 单 来源: 更新时间:2017-12-13
    好久没有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通北了,听还在家乡的人们说,家乡的变化可大了,过去在火车站接站的毛驴车都变成“港轿”(三轮带蓬的机动车)和QQ轿子了,雨天浅满一身泥水的“水泥路”全变成真正的水泥路面了,曾骄傲一时的瓦盖房被一幢幢新楼所取代,包括我搬走时那栋在林业局里很讲究的旧平房。
    每每听到家乡喜人的变化,我的心里都会产生一种无言的兴奋,难以控制住激动和喜悦的心情,时常在他乡喝上两杯,以了却我绵绵的思念。尽管我离开家乡已好多年,但是家乡的一切就象刻在我的记忆中,变成了我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永恒。因为我的人之初,我的纯真,我的初恋,我最美好的青春都刻映在家乡如诗如画的美景中,任凭岁月更迭,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家乡,我的真爱!
 
笫一次去南河
    我的家乡通北林业局座落在小兴安岭西北坡的布伦山脉。在距局址南约五公里处有一条河,当地人都叫南河,地图上的名字叫通肯河。这条河的发源地就在通北林区内的大青观山,从涓涓泉水,融数十条小溪,汇成滚滚急流,自大山深处走来,流经通北后,注入呼兰河。
    隐隐约约的记得,好象八九岁那年春天,冰雪消融后没多久,河堤的朝阳坡上便可采到刚发芽的一种叫“婆婆丁”的野菜,这种野菜叶可食用,籽入中药中“浦虫类”。
    我和比我大几天的好友小清拿着柳条编的小筐,跟家里说要到野外去挖“婆婆丁”。尽管当时年龄很小,但那时家里的孩子多,家长对孩子的关照,还不如今天养一头猪仔那么精心。只是随便的嘱咐一句,别回来太晚了!也就随他去了。在居民区的附近根本挖不到野菜,我和小清只好顺着一条田间道一直没有目的向南走。边走边玩,边找“婆婆丁”,也不知走了多远,走了多久,我们走到了通肯河边。那时的生态资源还没有破坏到今天那么严重,通肯河的水势很大,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修的一道拦河水泥大坝已被河水冲断了一截,除部分河水从水冲断的割口处拥挤着流过外,涛涛的河水从大坝上漫过后,飞流直下,形成了一道数十米高的瀑布。瀑布落下后又打着旋涡向下流去,那场面至今还记忆尤新,即惊奇又害怕。
    从没见过海,第一次见到河,又见到这样的瀑布,二个似懂事非懂事的孩子被眼前的场景迷惑了,虽没忘记回家的路,却把该回家的时间忘在了脑后。我俩在大堤附近玩了一阵儿,又沿着河堤向下走。这下更好玩了,每到河的拐弯,回水处都能看到一二个的钓鱼人。当时的通肯河河水清可见底,没有任何污染,河里各种鱼类很多,鱼也非常鲜美。所以人们都喜欢到这里野钓,淘冶情操,修身养性。不知是河的美景所吸引,还是太贪玩。不知不觉间就到下午了。看见我们二个小孩只顾玩忘了回家, 一位钓鱼的大叔提醒说:“哎小家伙,都三点了你们不回家?”“啥,三点了?”我俩拎起筐赶紧往回跑,可菜还没有挖那?为了回家能胡弄过去,我俩就上农田地里边跑边胡乱的挖一些野菜,只要看到是绿色的管它是什么菜,反正当时还没种地,先菜回去再说。
    天已大黑了,我俩才跑到家,每个人的筐里连土带泥乱七八遭的野菜铺了一筐底,看到我那狼狈相,我妈妈又急又气,抢过菜筐扔到地下然后把我拉到一旁狠狠的打了一顿。不知是理亏,还是在河边玩的劲还没有转回来,尽管我妈打的很疼,但我一声也没哭。
    这就是我第一次去家乡的南河!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政府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