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人在他乡
山外有个明亮的世界
信息发布人:薛辉 作者: 来源: 更新时间:2017-05-04

    小的时候,蜗居大山深处,几乎与世隔绝,只有一条铁路通向山外。站在自家的院子里,所能看到的除了山就是头顶的天,用井底之蛙给自己作比倒很恰当。父亲偶尔去山外出差,除了带回一些礼物,还会讲一些新鲜事,我和兄妹们听得入了迷。我不止一次地想,那里一定有一个明亮、奇妙的世界,有我向往的东西。那是一个什么世界,我说不清楚,但我的向往却与日俱增,渐渐浓烈起来。有几次我的梦中出了那个世界,可到处还是山的影子,终究没有挣脱现实的局限。
    在上小学前,我有两次机会离开封闭的大山,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一次是父母带着回山东老家,一次是去姥姥家,但那时我不怎么记事,只是觉得一切都新奇,没有留下更多更深的印象。我在林场里读完了小学,手里捧的教科书从山外运来,是老师们坐了隔一天一趟的小火车带回来的。那时我特别爱闻书上面油墨的味道,油墨的的香气钻入鼻孔里,沁人心脾,但现在怎么闻也闻不出油墨的香味。从书中我学到许多新鲜的知识,也让我了解了大山外面的世界,它是那么的令人心弛神往。
    山里交通闭塞,消息不灵,在我小的时候,收音机是了解外面世界的工具,但能拥有一架小小的收音机却是奢侈品,比现在拥有一台彩电不知要珍贵多少倍,在我们林场里拥有收音机的人家并不多。那时山村的文化生活极度贫乏,晚上还经常停电,我们兄弟三人常到后街的老焦家去听广播,我听过的记得最清楚的一部小说叫《万山红遍》,就在那时我听过了好多革命小说。我们家到一九七八年左右才有了自己家的收音机,是北京的姑奶奶邮来的,牌子好象是春雷。它成了我们全家的寄托,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数的欢乐。林场里有两个大喇叭,每天都要播送新闻,让人们及时了解到国家大事,打倒“四人帮”的消息就是从那里听到的。
    上了初中,我还是没有走出大山。我们的学校离家二十四里,位于大山的更深处,附近几个林场的学生都要集中到那里上学。学校位于缓坡之上,被层层大山所包围,山里最有代表的是高大的落叶松,落叶松又叫黄花松,所以那里的地名叫黄松,我所就读的学校叫黄松中学。在那里我读了三年初中,度过了一段艰苦而难忘的时光。前两年我去过那里,学校已经搬迁到山下,原来我们的教室被改作了医务所。
    上了高中,我才走出了大山。我们的学校在一个离边境很近的小镇上,从家到小镇,先坐森林小火车,然后再坐汽车,整整得折腾上小半天才能到达。小镇四下里被山包围着,小绥芬河从小镇的中间穿过,将小镇分为河南、河北两部分,我们的学校位于河南。虽然这里还是山区,但在这里的山变矮了变秃了,完全没有了大山里的那种压抑感,让人的心境变得开朗起来。相对山里而言,这里已经是山外了,到了这里才知道真正的山外还在更远的地方。
    三年的高中生活过后,我考上了省内一所农校,当时我之所以报考那所学校,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因为它离家近。我所就读的农校在市郊的一个小镇上,它的四面仍是连绵不绝的山,但山更秃了,只有稀疏的人工林点缀其上。我们的学校被一条江半围着,离学校最近的山就在江的对岸,江就流淌在山的脚下。随着山的走势,江在这里甩了个大弯,形成了半月形的冲积平原,我们的学校就位于这片小小的平原上。因为缺少了竞争和奋斗,学校的生活单调而沉闷,是这山这江给了我许多的快乐。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北方的一个小城工作,那里地势平坦,我真正体会到走出大山的感觉。但见不到大山的日子久了,心里反倒空落落的,仿佛失魂落魄。现在才我知道,外面的世界虽然美妙,但我的大山情结不会改。无论我走到哪里,大山永远是我心里的牵挂,每当我看到山林时,我的内心总是那么亲切,总是那么心动。
    回首过去的岁月,我从大山深处走了出来,我也从一个山里的孩子成为一名公务员。在时光的无情流逝中,我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山外的世界虽然很精彩,但有的时候也会有无助无奈。只有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我们才会对人生有深刻感悟和认识,才会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与与缺憾。小的时候,我一直盼望能走出大山,到山外的世界去生活,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但在工作的重压下,我终于知道,生活不光是享受,而且要为之付出代价,包括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无论生活在哪,你都要履行你的责任,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为自己的人生留下点值得回味和追忆的东西。
 

www.hljba.gov.cn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办 北安市政府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黑龙江海康软件
联系电话:0456-6663877   Email:wlb3877@163.com
政府网站标识码:2311810005   黑公网安备 23118102000001号   黑ICP备 16008525 号